晚七

“想要写出温柔的故事”。
主写傲世九重天同人。主楚莫,其他莫天机相关的和百合向的会写一些。
全职沉迷中。
喜欢的作品、CP和角色特别多,所以可能会写的也许会特别杂。推荐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。
头像是很多年前朋友送我的。

少天生日快乐!
蓝雨的剑圣大大,超帅超可爱的!特别喜欢你!
但我没写生贺QAQ看看这几天能不能补出来……

B萌内战萌……赤羽业和潮田渚,海选本战都一组……更别提刀男文野泪几数……还有我小英雄,三人两遇种子组……

记个虐梗,等我下定决心再写。
假如第九位九劫剑主也不是合格的……楚阳被迫杀掉所有兄弟……
想想就难过的想死……

4

【楚莫】小火花(第一章、第二章)

很早之前的脑洞。人物OOC。
不算点文里的。点文的楚莫我会好好写的。

反派想不到谁比较好,就让元天限来吧。他的粉慎入。


小小的火苗跳动着,忽明忽暗。手机荧幕幽幽的光里,莫天机叹了口气。
纤长的指划过QQ聊天记录里长长的白色气泡中的字,“对不起”三个字灼热得几乎要在手上也燃起火花。
分针经过漫长的走走停停,咔哒一声落上十二,零点过去。
对方名字旁边的小火花最后苟延残喘地闪了一下。
然后悄无声息地熄灭了。

“二哥你在闹什么别扭啦。”早上,看着挂着黑眼圈的自家哥哥,莫轻舞用筷子戳了戳煎蛋,蛋黄鼓鼓囊囊,被戳破流出来了些,颜色灿烂地像是早晨的阳光。
莫天机一副灰暗的表情:“我和楚阳的小火花没了。”
煎蛋啪一声掉在碟...

5 8

【森悠】我闻哥活着的一百种方法

人物极其OOC。
前天补完超自然9人组的动画,真的超好看啊啊啊。然后没忍住明知OOC还是写了。大概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写刚看完的作品的同人吧。
有一些我流的对结局的理解。我闻哥还活着的if的结局后故事。
有BUG,欢迎捉虫。
正文

“这样就……结束了吧!”
电光缭绕的大楼,突然燃起巨大的火焰。人类发展至今科技达成的奇迹的电力,在已被科技解释的灵界的幽灵眼前,再次染上起源之火。
炽热。炽热。火焰如向天攀缘的众多的藤蔓,向星光体的我闻悠太奔涌过来。
这样就,结束了。爸爸,我……
眼前赤色的火焰却在目前一寸停止了,然后,世界再度将赤色褪去,染上了沉静的黑白。
在黑白一片的不知名的频率里,视线越过开放的黑白色的花田,我闻悠太...

11 22

指尖渐渐透明起来了,像清晨的薄雾,流淌过枝叶。很快,太阳就要升起了吧。
“看来,是到了离别的时候呢。”莫天机微微笑了起来,伸手抚摸面前孩子的头。
黑衣的孩子眼圈都红了,此时尚且年幼的小楚阳死死咬紧牙关不哭出声。但是看着带着笑容渐渐褪色消失的莫天机,他张口,两行泪水顺着面颊滚落孩子的面颊,大声喊道:“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!”
名字吗。不知道这个错乱的时空还能承受多少意外。触碰孩子的那只手已经渐渐感觉不到小楚阳发丝的柔软,眼前孩童哭泣的容颜和九重天阙的宫殿楼台的光景交错于他的眼前,时间的碎片一点点粘合,齿轮转动着,两个世界的重合点已经慢慢分开
—本来这就是近乎不可能的意外。
已经不可能见到了吧。但是神盘鬼算挑...

9

咳咳,我决定了。
快30fo了,我觉得那个缺口是填不上的,所以我作死要来开个点文活动。
限开学前。
可以随意来点我写过的CP或者人物或者傲世九重天里的任意CP(对,任意!我不吃的也行!惊天大雷都可……啊,不对,除了域外天魔外的任意,不过如果是莫楚的话我只能写莫楚莫,毕竟我是只吃楚莫哈哈哈哈哈),可以点梗。

这就是一个小透明的有恃无恐。明目张胆的偷懒法。

其实只是因为写的太差了,想要练笔又没有动力,所以想守株待兔的人或者姜太公,在这边的树下垂下掉线。

唔唔,如果一星期内没人回复我就删掉啦,毕竟很尴尬啦w

7 4

祝贺我喜欢了10k篇文章了【喂

2

一些微小的写文练习总结

真的好棒!决定开始练练看【喂说好的好好学习呢

俚优:

昨天和基友讨论写文的时候忽然想着该做一个总结了。这两年为了写鹤一期,做了一点拙劣的练习。


因为之前我很不擅长描写和塑造人物(对话),所以这两年一直都在这两点上作些微小的研究。没什么天赋,但我相信勤多少能补点拙。


在此总结了一点练习,都是这两年逐渐琢磨出的。描写类练习我每天每一项会练习1—8次。


终归是门外汉,非专业,以下练习均仅供参考。lft内转载随意,其他地方转载注明出处就好~也很想看看太太们平日里是怎样做练习的~


\(≧▽≦)/


今年的目标是在已得基础上更进一步,然后开始探索跌...


楚阳x莫轻舞
文中各种描写都常识错乱,欢迎指正,我也会慢慢改。
001
紫竹簌簌,春风清和。在惯常的位置相对坐下,眼风无意掠过对方含笑的眸子,都觉得心中一甜,怦然而动。
温了酒,盛在自己最喜欢的酒具中。抬手,广袖微微滑落,宛若皓腕凝雪,夺人眼目。纤纤素手,倾下澄澈酒液,恍若月轮倾下银辉。两只酒觞在石砌的桌上呆头呆脑地相对而望,心怀的酒液剔透地荡漾着波光,映出岁月静好。
那玉手放下酒壶,握住酒杯,抬起。一身红衣宛若九天仙女,莫轻舞弯唇一笑,眼眸流光:“楚大哥,小妹敬你一杯。”
对面,同样抬杯,在两人中央半空,二杯轻轻碰撞。哒的一生轻响,指尖于指尖也在悄无声息间完成了接头的指令,将彼此的温度和心跳无声传递。...

1
 
1 / 5

© 晚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